“专业二房东”开溜 急坏上百户

更新时间:2021-06-19 07:04:28 作者:陈敏捷 阅读:5

真正的房东只收到一两个月的租金,“二房东”却收了租户半年至全年的租金,“雪球”滚起来之后,最后就是一个字——“溜”。昨日,十余名租户和房东聚集到汉口京汉大道,寻找失踪的武汉合诚盛世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。

人去楼空

昨日上午11时40分左右,记者来到汉口京汉大道大智嘉园T-10号门前时,只见“合诚盛世”门前停了多辆电动车,六七名小伙子站在门口,无法进入室内,原来他们是“合诚盛世”的员工,他们前来上班时意外碰壁。

据员工介绍,“合诚盛世”就是个“二房东”,即先与房东签订《房屋委托出租合同》,将其房屋整租一至两年,并按月支付房东的租金;然后,“合诚盛世”再将房屋出租给承租户,向承租户收取租金,租金差额就是“合诚盛世”的毛利。

中午12时许,与“合诚盛世”签约的房东和租户十余人,陆续来到门店的现场。房东张英女士告诉记者,她位于台北名居的一套房屋,委托给“合诚盛世”出租。因房内有一些私人物品,装了九个纸箱运至“合诚盛世”存放。昨日得知“二房东”开溜,于是赶紧前来领回自己的私人物品。

昨日中午1时许,“合诚盛世”门面所属的房东刘方虞先生闻讯赶至,将“合诚盛世”的房门打开,张英女士才将她的九个纸箱运回。

租金倒挂

按常理,“二房东”出租房屋的价格,应该高于其承租的价格,才会有利可图。昨日,一些房东和承租户首次见面,大家在一起交谈时,发现“二房东”竟在做“赔本”的买卖。

张英女士告诉记者,她“台北名居”的一套住房,“合诚盛世”于今年4月底与她签约,每月支付她1650元的租金,首次还付了1650元的押金,目前她仅收到3300元,“合诚盛世”就已人去楼空。

然而,租下她的房子的毕女士焦急地说,她于5月1日租下这套房子,月租金1500元,并支付了2000元的押金,现共交给“二房东”1.1万元,租期要到今年11月1日,担心房东张女士要提前收回房屋,到时将不可避免地会产生矛盾。

租户万女士焦急地对记者说,她于今年6月1日,通过“合诚盛世”租下创世纪大厦一套房屋,月租金1550元,她已支付了全年租金、半年物业费和2000元押金,合计支付给“二房东”2万余元。令万女士没有想到的是,“合诚盛世”支付给房东的月租为1800元。

据了解,汉口香港路2712室的一套住宅,“合诚盛世”以每月2700元租进,2500元出租。“合诚盛世”的多名业务员承认,作为二房东的“合诚盛世”,出租房子时租金几乎全部“倒挂”,虽然“合诚盛世”声称业主每年少收其50天的租金,但即使这样,这种反常的经营模式也是不可能长久维持的。

金蝉脱壳

“合诚盛世”悬挂的企业法人执照显示,其注册资本为50万元,法定代表人为肖全斌,注册时间2011年12月12日。

大智嘉园T-10号门面主人刘方虞告诉记者,当初王某来租下的这个门面,工商执照上的法定代表人为一名姓朱的女士,但他从未见过朱女士。按照约定,今年6月20日要交下一个季度的房租,现在却不见他的人影,电话也无法接通。

前来讨薪的黄先生告诉记者,他于今年4月27日应聘到“合诚盛世”,并担任业务经理,目前公司还欠他工资4000多元。据了解,“合诚盛世”共有十余名业务员,公司欠每名业务员工资近3000元。

黄先生还透露,公司的真正老板姓王,每月只来一两次,前任法定代表人朱女士也未见着,现任法定代表人肖全斌,是和他同期应聘到公司的员工,4月王老板曾让他来当法定代表人,被他婉言谢绝,不料老板是为了“金蝉脱壳”。

黄先生负责“合诚盛世”的日常业务,对委托出租的房屋作过统计,目前有近六十套,且只剩四套没有租出去,涉及委托出租的房东和承租户达上百家。

香港路万科8号的业主肖先生说,2700元的月租金仅收了两个月,“合诚盛世”则收了租户全年的租金;租户夏女士表示,她于6月1日租下王府花园一套住房,支付了全年的房租和押金共计3.12万元,才住几天“二房东”竟然开溜。

昨日,“合诚盛世”的员工已向劳动部门投诉,受骗的客户已向公安部门报案。(记者 饶纯武 实习生 张衡)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