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算无约束 豪华办公楼难禁绝

更新时间:2021-06-19 07:23:30 作者:宋顺铁 阅读:442

近日,一篇《汉阴国土资源局耗资近千万元为36人建一座豪华办公楼》的网帖成为网民关注的热点。对此,汉阴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方衍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:“该办公楼招标价为518万元,工程严格按照招标价施工,不会超过这个标准。”(本报今日18版报道)

一张国家级贫困县的标签,一栋富丽堂皇的豪华办公楼,把仅有36人的陕西省汉阴县国土局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,从不为人知的“潜伏”到走向前台的曝光,而不得不接受公众的审视与诘问。县国土局虽紧急公布了“大楼建设情况说明”,却仍难以打消盘亘在公众心头的诸多疑虑,如称近4000平方米的大楼“招标价为518万元”,每平方米造价何以竟能低至千余元?原办公楼既已“在5·12大地震中多处开裂,鉴定为危房”,何以又被曝光“租赁给其他单位办公”?说的是建“培训中心”,可是有网友起底,“5月28日前门头上仅有‘国土资源’四个金色大字,现在其下方才增加了四个小红字‘培训中心’”。

无论汉阴方面如何释疑,都遮蔽不了豪华大楼已然矗立、国土局迁入办公的既成事实。至于名义上叫“培训中心”或是别的什么,都已无关宏旨。事实上,如果不是被“国家级贫困县”这样的标签刺痛,在公众眼里,这样的办公楼委实算不得什么。放眼国内,较之远为气派远为奢华的俯拾皆是。虽然自改革开放以来,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兴建楼堂馆所,但这样的禁令却与其他诸多禁令命运相仿,一样遭遇了难出中南海的尴尬。不但在发达城市、省会城市等难以禁绝,就连汉阴这样的贫困县都不甘人后,起而效仿。

各地大兴土木建造楼堂馆所风之所以难刹,无疑乃是财政预算不严、不硬所致。我国虽已出台了《预算法》,政府收支看起来也有每年的预算在约束,但极其粗疏且不够公开的编制,连须对之加以审议的人大代表都未必了了,更遑论普通公众;“政策、预测与预算三张皮”的制前准备,使得编制预算“与其说是一项必须做好的工作,还不如说是一个不得以履行的程序”(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研究所所长王雍君语);相关法规的不适应、不完善,则造成预算编制时是一回事,执行时又是另一回事,执行不严、随意变更。各地财政年底突击花钱就是最生动的例证。加之对庞大的、几乎占政府预算内收入一半的预算外、制度外收入的监管阙如,“谁有谁就用”的乱象更是无从遏止。回到汉阴县国土局建豪华大楼这件事,尽管身处贫困县,国土局要获专项财政拨款或许不易,但在政府预算外收入自1999年之后就主要来自卖地的情况下,国土局盖个大楼,还有什么可奇怪的吗?

因此,要改变财政预算看似有约束实则少约束甚至无约束的现状,不仅一方面要扎紧预算内收支的篱笆,并建立相应的监督考评体系,变“财政的钱好要、好用”为“财政的钱既不好要也不好用”,同时对预算外、制度外收支一样不可掉以轻心,不可任其游离于人大及公众监督之外,只是自利性滥用而偏离了“保障公共利益最大化”的公共财政本意。(评论员 王太川)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